我与克伦佩勒的交往(下)
河北新闻网
2010-11-18 10:46
来源:
责任编辑:王崇刚
【字号

本站搜索

悲剧又来

1958年秋天,克伦佩勒将在利兹音乐节指挥音乐会。在他必须到达的几天前,洛蒂给我打电话说,他父亲患了支气管炎,需要取消利兹的演出,但是伦敦的音乐会他将及时恢复,这是异常混杂的节目单,一个贝多芬的音乐节又将在10月的最后一个星期开幕。在克伦佩勒应该赶到伦敦之前的一天早上,他的女儿又打来电话,说他的父亲违背医生的命令,夜里偷偷在床上吸烟,点着了睡衣,被严重烧伤了。克伦佩勒拒绝去医院,情况非常严重。苏黎士最好的医生来照顾他,他的生命在危机中。

1964年4月,克伦佩勒与女儿在伦敦海德公园

洛蒂像她父亲一样勇敢,她很快在商谈如何履行他所有的伦敦合同。医生坚持,前几场音乐会的替补指挥必须找到,但是我必须让他相信他能指挥后面的音乐会。这是一个急剧冷却的过程,必须对这个无畏的、坚决的,现在又无助的、缠着绷带的、沮丧的老人撒谎。我询问卡拉扬、伯姆是不是能够救场,但是他们两个人那些日子都没有空闲。最终,克路易坦同意指挥第一场音乐会,朱里尼指挥贝多芬全集的第一场。最伟大的帮助来自拜农,他是我非常敬佩的人。他重新安排了阿姆斯特丹音乐厅的日程,以便能在需要的情况下,指挥我这里所有的音乐会,但是无论如何他不能承担两场贝9的演出。在音乐会间隙,我经常要飞到苏黎士去,以恢复克伦佩勒的信心,让他可以尽快恢复。

留言
##rep-begin##
  • ##username##     ##commenttime##
  • ##commentcontent##
##rep-end##
  • 发表留言:已 有0 位对此新闻感兴趣的网友发表了看法 查看全部留言
  • 用户名: 密码 匿名发表
  • 如还没有帐号,请点击 注册,进入注册页面
频道精选
精彩视图